大量靓号转让、求购信息,尽在集号吧! 会员注册会员登录
  • 搜号码
北京时间:06月26日 18:30
当前位置:新闻频道>品质生活>享生活

美食家兰德的2016世界美食地图

集号吧丨发表时间:2017-01-10丨访问量:453
[摘要]我在世界各地走马观花(对澳大利亚、新西兰以及南非致以歉意,我们预定明年初造访这些国家)后,发现以下几个城市是美食天堂。


回顾我2016年的美食行程,可谓喜忧参半,打头阵的是现代科技:在网上浏览一年来自己发表的文章,然后在一大堆纸质菜单中仔细翻腾,可谓百感交集,不停问自己,为何某些美味佳肴的印象总是让人念念不忘。


美食.jpg


我在世界各地走马观花(对澳大利亚、新西兰以及南非致以歉意,我们预定明年初造访这些国家)后,发现以下几个城市是美食天堂。


我们今年首站造访的城市是巴黎,巴黎高档餐馆云集,但在过去两年中遭受的打击多过大多数城市。我今年的美食旅程的开始与结束都是在Tan Dinh餐厅与葡萄酒拥趸、现代艺术藏家以及老板费福昂(Robert Vifian)共享的,他父母上世纪70年代逃离越南后开办了这家餐厅。Tan Dinh的特色菜包括了尤难忘怀的烤鹅、蟹饼以及醇美的勃艮第干红。


我非常喜欢两道代表法国匠心独运厨艺巅峰水准的美食:分别由创意名厨雅尼克•亚兰诺(Yannick Alléno)主厨的巴黎老牌餐厅Ledoyen以及兰斯市(Reims)附近的 L’Assiette Champenoise,后者是家族经营的酒店及餐厅,大厨阿诺德•拉勒芒(Arnaud Lallement)的厨艺让人拍案叫绝。


在西班牙北部毕尔巴鄂市(Bilbao)的Restaurante Markina餐馆,我们11人尽情享用了由大盘火腿及风尾鱼与“西班牙疲沓蔬菜蛋卷”(因塞卷炸薯片而破漏了的鸡蛋卷)、奶酪以及一道道甜点组成的盛宴,如此搭配似乎能保证食客们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
我们随后转战亚洲,依次造访了成都、香港、上海、东京以及曼谷。在每座城市,我努力寻觅美食去处、尽情享受。


成都XanuXanu餐馆的川菜又麻又辣,径直端上来的香酸鸭(sweet and sour duck with chilli)、凉面以及头道麻辣鸡片(嘴巴麻得没感觉),让我们永生难忘。


香港口利福餐厅(Ho Lee Fook)的美味佳肴让我赞不绝口:它融合了台湾出生主厨Jowett Yu与加拿大餐饮从业者克里斯•马克(Chris Mark)两人的精湛厨艺,招牌菜烤牛肋筋(roast Wagyu short ribs with a soy glaze)完全是一分价钱一分货。


开在昔日上海法租界(French Concession)的绅公馆(Le Sun Chine)是家小酒店,它的中式菜精致典雅。正餐前先喝两道汤——蘑菇蟹肉汤之后就是海参汤(用浓鱼汤加熟的鲨鱼胃炖就)——可能并不适合每位食客,但本人很喜欢喝。


中途逗留上海是短暂驻留,可谓是为了以美食冠绝全球的城市东京做了个铺垫。为了Tempura Yamanoue店的海胆天妇罗(sea urchin tempura)、Narukiyo店的美味佳肴与理想就餐环境、Le Sputnik餐厅大厨高桥裕二郎(Yujiro Takahashi)法式精致美食以及Sushisho Saito店里大厨Toshio Saito做的美味寿司,本人愿毫不犹豫故地重游。


随后我们来到泰国首都曼谷,我们在此享用了Le Du and BaaGaDin餐馆大厨Thitid Tassanakajohn(即Ton大厨)烹制的两顿大餐。他的菜与成都菜一样:辣得没得说。

回到欧洲后,我们享受了两顿、也许更出人意料的大餐:第一顿是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Forest Avenue餐厅,店主兼大厨约翰•威尔(John Wyer)的精湛厨艺与女主人桑迪•莎贝克(Sandy Sabek)的热情好客可谓珠联璧合,店里自制的酸面包质量无与伦比;德国塞尔岑(Selzen)小村Kaupers Kapellenhof餐馆也无懈可击,另一对夫妇档塞巴斯蒂安•考柏(Sebastian Kauper)与诺拉•布瑞尔(Nora Breyer)的厨艺与待客方式同样让我难忘。


虽说在美国纽约市只呆了几天,但这儿诱人的餐馆数冠绝全球。除了新潮的Le Coucou餐饮外,威廉斯堡(Williamsburg)Lilia餐厅顶盖橄榄油、海盐以及白松露的冰淇淋仍历历在目。此外,全新装修的联合广场咖啡馆 (Union Square Café)、凯斯•麦克纳利(Keith McNally)的Augustine餐厅、西百老汇大街(West Broadway)上Sadelle’s面包店的早午餐以及克劳斯•迈尔开在纽约中央车站(Grand Central Station)内、北欧菜系风格的Great Northern分店也让我念念不忘。


我们最后回到伦敦,就菜的品类、青睐指数、很多菜单及酒水单的另类程度而言,伦敦仍是全球最让人流连忘返的城市。


对我来说,2016年尤为伤感,因为今年3月,埃琳娜•萨尔沃尼(Elena Salvoni)离别人世。上世纪80年代,我曾有幸与这位金牌领班共事,她以自己的音容笑貌与迷人个性获得“苏荷女王” (“queen of Soho”)的美誉实至名归。后来,她把我介绍给皮卡迪利(Piccadilly)附近一家日本小餐馆Yoshino的前台负责人丽莎•梅特兰(Lisa Maitland),丽莎同样是温文尔雅。伦敦餐饮业女王如今已撒手人寰——但她的后继者层出不穷。


热门标签
热门文章
热点专题
常用工具
在线咨询

上午:8:00-12:00

下午:14:00-18:00

4008-915-925

Top